且一加我就给我钱

2017-01-21 07:31

有专家指出,罗尔等发布的信息是否准确真实、是否需要审核、谁来审核,这些都是网络募捐碰到的新问题,需要直面和解决。

微信官方发布声明称,根据达成的一致意见,微信公众号罗尔(微信号:le20160328)的注册使用人罗尔将《罗一笑,你给我站住》一文的全部赞赏资金、2016年11月30日网友当日全天所有文章的赞赏资金原路退回至网友,经核算,共计2525808.99元。与此事相关的另一个微信公众账号p2p观察(微信号:p2pguancha)的注册使用人刘侠风将该微信公众账号下《耶稣,请别让我做你的敌人》一文的全部赞赏资金原路退回至网友,经核算,共计101110.79元。

罗尔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承认拥有3套房1辆车的事实,他说:2002年在深圳买了一套房。2014年-2015年,分别在东莞买了两套房,但房子是由甲方经营,五年后交房,现在只能收租,无法交易,每月可以收到租金5249元,但每个月需要还房贷5200元。2007年买的一辆别克,目前近乎报废,价值不足一万元。

两篇微信文章迅速在网络上传播发酵,不少网友慷慨解囊。我彻底被钱砸晕了头。罗尔说,两个公号赞赏都达到5万元上限不能再打赏后,读者又找到我的微信号,直接给我转账。微信官方后台发现加我好友的人太多,且一加我就给我钱,不让我再加好友了。

对于医疗费负担问题,深圳市社会保险基金管理局发布的信息显示,罗某笑2016年9月8日至今三次住院,共产生医疗费用20.42万元,医保范围内费用18.41万元,医保记账16.81万元,个人现金支付3.62万元。深圳市儿童医院称,罗某笑三次平均自付费用占总治疗费用比例为 17.72%。罗某笑后续治疗费用,会因孩子的病情发展而变化。

新华社深圳12月1日新媒体专电(记者欧甸丘孙飞白瑜)罗某笑捐款事件备受舆论关注,罗尔及涉事公司1日联合向社会公开道歉。尽管公开道歉平复了部分网友的愤怒,然而这起牵动全国的网络募捐事件所带来的思考远没有结束。

中国劳动关系学院教授杨思斌告诉记者:个人求助是在有限的空间内进行的私人行为,但是通过互联网公众号转发就带有了公共性,小铜人p2p公司并非慈善组织,本身没有公开募捐资格,所以该公司的行为是否属于不具有公开募捐资格的组织或者个人开展公开募捐,要由执法部门来认定。

捐助资金何去何从?

刘侠风在p2p观察公众号刊发的文章中说,9月8日罗某笑生病以来,罗尔一家花了20万左右。包括孩子住院、家人奔忙、护理的各方面费用。11月以来因为病情恶化,费用大增,月底每天费用过万元是事实。

北京师范大学法学院讲师马剑银认为,小铜人公司的转发1次微信文章,公司即捐款1元钱,上限50万元,从法律性质上看属于附条件的赠与行为,法律上并未禁止,但利用这一事件形成事实上的涨粉,的确有营销之嫌。至于微信文章的打赏,是否属于事实上的募捐行为,在现行法律中还比较模糊,不能直接认定这是募捐,毕竟很多打赏者确实是因为文章而打赏的。

刘侠风在接受采访时说:我和朋友很早就想给他(罗尔)做,因为他没钱,他需要帮助,而治疗罗一笑的白血病需要花的钱是无底洞,他没有接下来治疗的钱。

如此募捐是否合规合法?

微信官方1日就罗某笑事件发布说明称,关于罗某笑事件的赞赏资金,经深圳市民政局、罗尔、刘侠风以及腾讯方面四方沟通,由罗尔、刘侠风提议,涉事两个账号共2626919.78元的赞赏资金原路退回至用户零钱包。

退回捐赠款得到了部分网友的理解。深圳市民黄河说:这一补救措施让人感受到,公众的爱心是被保护着的,今后还要继续行善,继续献爱心。

罗尔表示,这次募捐是和深圳市小铜人金融服务有限公司创始人刘侠风等人共同商量的结果。侠风整合我为笑笑写的系列文章,在小铜人的公众号 p2p观察里推送,读者每转发一次,小铜人给笑笑一块钱,文章同时开设赞赏功能,赞赏金全部归笑笑。他以这种方式帮助笑笑,我也有面子,就同意了。罗尔说。

根据民政部等四部委发布的《公开募捐平台服务管理办法》的要求,个人为了解决自己或者家庭的困难,通过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发布求助信息时,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应当在显著位置向公众进行风险防范提示,告知其信息不属于慈善公开募捐信息,真实性由信息发布个人负责。

11月25日,罗尔在自己的微信公众号发布文章《罗一笑,你给我站住》,记述了面对罹患白血病而病危的女儿,一家人悲痛不已、坚强面对的感人故事。微信公众号p2p观察11月27日刊发文章《耶稣,请别让我做你的敌人》,讲述了罗尔及其女儿的遭遇,文章同时交代罗尔因所供职的杂志社停刊收入下降、妻子长期没有工作、父亲曾得重病。该文章中,深圳市小铜人金融服务有限公司声称转发1次微信文章,公司即捐款1元钱,上限50万元。

微信官方称,由于《罗一笑,你给我站住》一文中并没有提出募捐需求,只是用户自发赞赏,因此认为不存在违规行为,平台当时就没有处理文章和账号本身。

30日,舆论转向质疑罗尔和小铜人公司。有网友指出,募捐文章只字不提罗尔拥有3套房和1辆车,也不提医院的治疗费用并没有那么大,小铜人公司存在借病营销的嫌疑。这些关键信息在文章里被忽略,引发不少网友称太受伤,爱心捐赠演变成了爱心伤害。

募捐信息该如何公布?

杨思斌指出,从法律上讲,个人求助获得善款,如果信息不真实或者善款数额超过实际需求,接受捐赠者对于善款并没有处分权,即善款流向并不是由接受捐赠者决定,而是应该尊重捐赠人的意愿。

记者采访的多位专家指出,网络募捐是个新生事物,这次事件是其完善和成长的契机,如何监督和管理网络募捐资金的使用,还有大量事情要做,建议推动形成网络募捐的第三方机构监管机制,特别是余额应交由相关慈善机构合理处置。

首页

党建

招商引资

员工风采

公司高层

今日排行